图灵鱼缸

凝视着落日,和世界交换一个眼神。

几乎入夜我才回到家,进门后看到我的猫正趴在窗台上看闪电。

1

如果你的热爱是基于仇恨演化而来,这也许不是什么热爱,仅是一个相反的立场罢了。

7

假日让人变得透明,阳光透过我的胸口,一只变色龙在我跟前疑惑地滑行而过。

9

每当我发现自己在振振有词地反驳观点异己者,就会感到一种茫然和恐慌。惯常的思维总是让我战战兢兢。

3

我说我热爱平凡,其实是假的。我还是会为从女孩子嘴里吐露出来的索然无味的爱情和生计感到焦躁怒不可遏。当我说出我热爱平凡之时,就意味着这句话的谎言性质,我只是不得不热爱平凡,正如我不得不爱平凡的自己。

5 10

18°C立夏

这是出生到现在第一个我觉察到的立夏,粘稠潮湿,路边的水坑里有各种虫子漂浮的尸体。天光暗淡像是一个失恋少女沉落的梦,我穿着白色的短袖,细碎的雨点绵密地打在手臂和脸颊上,一丝一丝凉意趁人还没觉察时往温热的皮肤底下钻进去蛰伏,将在半小时后成为偏头痛的元凶。

3

中二发言

“一旦我和什么人相爱了,我就想把自己最差劲的一面展览给他看:看吧!我就是这种人,你还爱我吗?”

“不行哦,怎么能把自己的不堪给最爱的人看呢?”

“你在说什么,要是他不能接受你最糟糕的样子,他就不是真的爱你。”

“但他不是因为你差劲的样子才爱你的,你也不是因为他差劲的样子才爱他的啊。”

“爱一个人,难道不就是要爱他的全部吗?”

“我觉得啊,你可能对人有什么误会吧。”

“什么意思?”

“人这种东西,并没有最差劲的样子,只有更差劲的样子吧。”

“哈?”

“同样的,人也没有最好的样子,只有更好的样子啊。”

“什么?你什么意思?”

“不要再伤害他了,用你能做到的最好的自己去爱他吧。...

6 5

去一罐玩了几天,回来后就完全不会写字了。

3

糖果废墟

十字路口上堆满了车辆,交通信号灯的闪烁使它们看起来如同一堆干涸的甲壳虫遗体,婴儿们要爬上废墟的最高点一同发出号哭,寻找那些藏在山谷响石里几乎被风干的精灵。一片又一片深蓝像从源流当中涌出的病毒,流泛的孤独通过电子乐音形成失控的潮汐在世间肆虐疾行。他们手持一束糖果色气球高高地站在跨江桥的红色铁索架上,灵魂的重力在一点点流失,横冲直撞的奔跑使世界变得毫无章法。掷出一切罐装气泡水,甜甜圈和糖果,用甜味迷惑痛苦所见的蓝色。然而毁坏一切似乎无补于事,在此前没有回去的地方,在此后也不见得有。

3
 
1 / 6

© 图灵鱼缸 | Powered by LOFTER